忍者ブログ
声優さん・BLCD・アニメなどの話題が中心のブログです。 
<< 2017 / 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77] [78] [48] [33] [32] [31] [43] [49] [42] [50] [4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管翻的好壞與否,都是我的心血,未經許可請勿盜用,謝謝合作。

「在浴室享用晩餐」
踏進玄關闔上門時,椎葉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好累。走了整天的路,兩腿累到發軟。
宗近好像還沒回來,房内感覺不到人的氣息。明知如此還硬是出聲叫人,也未免太自大。
椎葉無意的看向自己脚邊,皺起眉頭彎下腰。
發現皮鞋後跟産生縫隙,為了確認一下状況,於是脱下鞋用手拿著。
手指摸進縫隙,鞋底就像開口笑一般的裂開,和鞋身分離了。
椎葉逸出一絲苦笑。雖然是便宜貨,但只不過才買了兩個月。究竟,今年穿壞幾雙鞋啦?
這下又得去買新鞋了──
所謂情報搜査員,是動不動就超支的麻煩工作。不只鞋子,連衣服也要花很多錢。
如果只是普通的刑警,幾套西裝輪著穿就夠了,但像椎葉這類需要去潛入臥底的人,就沒辦法那樣了。
配合埋伏的地方或是暗中偵査的對象所出入的地方,服裝之類的也需要隨之改變。
雖然薪水中也有補助特殊勤務津貼,但那樣的金額可説是微乎其微,少得可憐。
椎葉走進房内,拉開放著事務類用品的櫥櫃抽屜。花了點時間才找到想要的東西,接著又回到玄關。
椎葉想找的是三秒膠。就算要買新鞋替換,今日也只能穿著這雙鞋回家,得先緊急處理一下。
常説警官是最能存到錢的職業。因為一般而言,成為警官後會被半強制性的要求住進單身宿舍,以便隨時待命。
換句話説就是不得不住進單身宿舍。因為是過著毎個月23萬日圓包伙食的生活,如果不是愛亂花錢的人,
工作個十年的話應該能存到不少錢吧。

但身份不可外洩的椎葉,當然不可能住進宿舍。
就算完全不奢侈,也得負擔雜七雜八的開銷,根本沒辦法好好存錢,銀行的存簿更是不敢拿出來見人。
但是就算生活費再高,讓人感到拘束又毫無隱私的寄宿生活,打死也不幹。
在玄關前坐下,拿起已經壞掉的鞋。
打開蓋子,椎葉小心翼翼的將管口尖端對準鞋底。
緩緩的擠出三秒膠,再把脱落的部分用力壓緊。等了一會兒手悄悄的放開,鞋底牢牢的黏住了。
──太好了。這樣就可以穿著回家。
嘴角自然的露出微笑,把鞋拿高正一臉滿足的注視時,突然門開了。
「……幹嘛拿著鞋子,在做什麼?」
是宗近。身後鹿目也在。
椎葉趕緊把三秒膠往牛仔褲的口袋裡藏。内心儘管緊張,還要故作鎮定的把鞋放好站起來。
「沒什麼。好像踩到口香糖,只是稍微看一下。」
「椎葉先生,需要我來清洗嗎?」
鹿目提出的分明是多餘的關心。椎葉堅決的回了聲「不。」
「是我搞錯了,什麼也沒踩到。」
「這樣啊。……那麼社長,我先告退了。」
「啊,辛苦了。」
鹿目敬完禮後就離開了。椎葉鬆了一口氣,留下宗近走進客廳。
想要趁宗近還沒發現之前,把三秒膠放回去。但宗近也隨後走了進來,導致無法放回。
「宗近,快點去洗澡啦。」
「你竟然主動説出勾引人的話,還真難得呀。」
泛起一絲冷笑的宗近,緊緊環抱住椎葉的腰。
要是往常的話,一定會説「才不是在引誘你」,一把推開那厚實的胸膛,但卻忍住了。
「在那之前,不先請我喝杯餐前酒嗎?」
開了句玩笑,宗近的唇貼了過來。
覺得一個吻能讓他老實去浴室也好,於是乖乖的閉起眼。

強勢的舌頭如入無人之境般侵入嘴內,就這樣突然狂吻起來。

「嗯……唔……!

口腔内受到肆意的攪動,因而發出曖昧含糊的聲音

同時,背和腰被托起,身體自然的熱了起來。

「宗近,夠了──嗯!

就算別過臉,宗近的唇仍執拗不捨的追上來,無法逃開。

真是的,心裡咒罵了一聲。什麼餐前酒啊?再這樣繼續下去是打算直接進到主菜嗎?

宗近的手沿著腰線探去,手指往纖細卻結實的部份輕輕一捏,背脊頓時竄過一陣酥麻快感。

瞬間無力站定,變成抓住宗近肩膀的姿勢。

就在此時──宗近的手,迅速伸進牛仔褲的口袋。

……!

「你剛才藏了什麼在這對吧?」

被發現了。宗近嘴角揚起不懷好意的笑並掏出口袋的東西

但在手要打開的前一刻,椎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三秒膠搶了過去。

「喂。」

宗近一臉不悦地皺起眉頭,不過椎葉卻將兩手繞到背後,搖了搖頭。

「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既然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為什麼要那麼拼命隱藏?怕我看見會造成困擾嗎?」

「不不是。只是,這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

眼光銳利的注視著難得説話結巴的椎葉,宗近冷冷的説道。

「交出來。」

「不要。」

遭到斷然拒絶,宗近的表情嚴肅了起來。

「椎葉,你以為我會容許這樣的態度嗎?這就像在公然宣稱不信任自己的S一樣喔。」


總覺得越講越誇張,不過宗近言之有理。

「我沒辦法跟隱瞞事情的傢伙合作下去,如果你還想飼養我的話就給我看。」

認真的表情逼得椎葉放棄。再這樣下去,惹火宗近只會更麻煩。

椎葉伸出手,在宗近的面前攤開給他看。

宗近大約沉默了十秒沒説話。

「……這是什麼。該不會是偽裝成三秒膠的新型竊聽器還是什麼?」

「笨蛋!一看就知道吧。只是個普通的三秒膠啊,而且這是你家的東西。」

椎葉立刻靠近身旁的櫥櫃,粗魯的將三秒膠丟入抽屜。

「為什麼拼命隱藏這樣的東西?」

幾乎是一臉打從心底不能理解的表情,宗近低語。

「你過來。」

椎葉有點自暴自棄的抓起宗近的手。帶到玄關,拿起修理過的鞋與之對立。

「是修理這個啦。因為鞋底脱落,想黏住它啊。你隨便看吧。」

像在挑釁似的,把鞋子擺在宗近眼前。

「真是搞不懂,你幹嘛要發脾氣?」

被無奈的一説,椎葉不禁臉紅起來。

一開始便老實告訴他不就好了。雖然可能被宗近嘲笑,頂多也只是被笑一下就沒事的。

現在因為做了可疑的欺瞞,搞得自己格外丟臉的窘境。

「而且只是修個鞋,也不用刻意隱瞞吧。」

「説、説出來你一定會笑我的吧。因為穿那種一下就壞掉的便宜貨,或是還用三秒膠補鞋真是窮鬼,説些什麼的。」

由於氣憤而反駁回去,椎葉將臉扭向一旁。

宗近將椎葉手上的鞋搶了過去,開始一而再地反覆注視著穿壞的鞋。

「確實是便宜貨。」

椎葉暗暗在心裡罵了一聲只會説些在傷口上撒鹽的話……

「鞋面到處是擦痕而且變形了,鞋底也磨得很厲害吶……但這是毎天不停奔波,拼命致力於自己工作的男人的鞋。」

沒想到宗近說得一本正經,椎葉反而不知如何是好。

「這雙鞋是最懂工作認真又拼命的你,修理它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啊。」

「宗近……」

偶爾也會講好話嘛。才有點感動的看著他時,宗近放下了鞋,環抱住椎葉的肩膀。

「來,走吧。」

有種不好的預感。

「……去哪?」

洗澡呀,你也一起。今天由我來幫你服務,從頭頂洗到脚尖唷。

椎葉甩開宗近的手,説了句「別說蠢話!」,慌張地離開宗近。

「我等會再洗就好,你自個去洗。」

「我是在體恤你疲累的身體耶,要踐踏我溫柔的心嗎?」

宗近的企圖顯而易見,表面假裝關心,結果還不是想帶到浴室作那檔事。

本來就很疲累了,還要一直站著做愛什麼的,無論如何也不要。

「至少收下我的心意……!?喂,好好聽人家說話嘛。」

明明拒絶卻還被抓起手,硬拖拉地帶到浴室前。

「不用客氣呀。我們的關係不是很好嗎?原本是想買新鞋什麼的給你,但對於金錢和貴重物品你又一概不收啊。

我這算是差強人意的禮物,你就欣然接受嘛。」

「什麼禮物?」

「和平常的晩餐一樣的禮物。……順便,今夜的晩餐也在浴室裡解決囉。一石二鳥對吧?」

完全搞不懂是怎樣的邏輯,不過能歪理到這地歩的話也算厲害了。

「我會用大量泡泡細心的幫你洗淨身體各個角落,咱們就花點時間來慢慢品嚐吧。

想必已經在腦海裡想像,要採取怎樣的體位了吧。看著宗近意味深長的笑,椎葉也失去了反抗的氣力。

「我敗給你了……」

了解自己再怎麼掙扎,也是無法逃離發情状態下的宗近的

椎葉只好認命的嘆了一口氣,解開襯衫的扣子。  

        END 

PR
Add a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lor
comment
pass
Comment:
カレンタ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KR

■大好きな声優さん
→神谷浩史さん
→中村悠一さん
→DG5
→STA☆MEN(+ZAI)
■好きな作家・音楽・もの
→淵井鏑先生
・咎狗の血
・ラメント
→英田サキ先生
・「エス」シリーズ
・「デッドロック」シリーズ
→ZIZZ
・磯江俊道さん
→BL、JUNE系
→小説、アニメ、ゲーム
■今見てるアニメは
→マクロスF
→BLASSREITER
→夏目友人帳
→モノクロームファクター
→絶対可憐チルドレン

MSN:mmkristy★hotmail.com
↑★を@に変えて下さい。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