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声優さん・BLCD・アニメなどの話題が中心のブログです。 
<< 2018 / 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47] [77] [78] [48] [33] [32] [31] [43] [49] [42] [5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
不管翻的好壞與否,都是我的心血,未經許可請勿盜用,謝謝合作。
-----------------------------------------------------------------

Lingering scent
~罪惡的餘香~
「實在是很煞風景的房間吶。」
想著同樣的事不要説好幾遍,椎葉雙臂交叉無言的站在原地。
宗近簡直就像這房間的主人一樣,放鬆的坐在床上,喝著椎葉沖泡的咖啡。
「如果有一幅畫的話,氣氛也會柔和許多。要不要我送你呀?」
「不用。這裡只是回來睡覺的地方而已,沒什麼煞不煞風景的。」
椎葉倚靠著牆不高興地反駁。
怎麼覺得自己才是訪客似的,不過要是一時大意靠太近,有被拉到床上的可能性,還是保持一些距離比較安全。
「……不提這個,突然跑來是想幹嘛?」
工作結束回到家,正懷疑是不是有人在哪偸看時,宗近出現在門口。
難得沒帶著鹿目的他,連一句是否方便進去都沒説,就隨意的進到屋裡。
「被某人棄置不顧,快要餓死了呢。你真是個失職的飼主啊。」
揚起一絲狂妄微笑的宗近,與其説他像隻空腹的可愛家犬,還不如説他像匹著眼前獵物不停舔嘴的野狼。
現在的眼神已經不能説是戰鬥状態,而是終極色魔状態啦。
果然目的是那個,不禁在内心嘆氣。
「你是隻按捺不住的笨狗嗎?」
椎葉威嚇般的著眼。
「笨蛋也行。這不重要,你就快點讓我吃吧。」
宗近緩緩地站起身走過來。
在自己家裡竟然要四處逃竄還真叫人生氣,椎葉不滿的抬頭看著把兩手靠在牆上身體壓過來的宗近。
「什麼啊,那種表情。有什麼不滿嗎?」
「當然有。絶對不能在這房間做!」
斬釘截鐵的斷言後,宗近哼了一聲,手粗魯的將椎葉的前髮撥上去。
「是因為便宜的公寓牆壁薄隔音差,怕隔壁鄰居聽到你舒服呻吟的聲音?」
「……!」
被説了壓根沒想過的事,椎葉不由得發火。
「説中了嗎?那在抱你的時候,我會一直用吻堵住你的嘴。」
當椎葉對帶著微笑戲弄的宗近,使勁吼了「滾開!」推開他的肩膀時,玄關的對講機響了。
「這麼晩了會是誰?難不成是你的女人?三角關係的死鬥我可不幹喔。」
「我沒有女人,就算真的有,也不會讓你加入這場死鬥啦。」
心想著別再東扯西扯讓人煩躁的同時,椎葉抓起對講機的聽筒。
「喂?」
『昌紀?是我。不好意思突然來找你,現在方便嗎?』
椎葉的臉色倏地發白。
「……糟了。」
放回聽筒的椎葉低語。宗近一臉詫異的問了句「難道真的是女人來了?」
「比女人還糟……是我姐夫……」
「你那個優秀的大哥?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來啊?」
「不要問我。怎麼辦,這下糟糕啦。偏偏挑你在的時候來……」
椎葉有些驚慌的回頭看著宗近。
優秀的警界高層和黑道幹部,在現役警察的家裡不期而遇的情景,可怕到讓人不敢想像。
更不可能還從容不迫的向篠塚介紹「這位是我自豪的S。」
椎葉突然衝向玄關,抓起宗近的皮鞋。
「你快進這裡。」
把鞋子塞給宗近後,迅速打開衣的門。
「……真是有趣的玩笑吶。」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快點進去!」
不想多説廢話的把宗近推進裡面,椎葉關上衣的門。
「千萬不可以出來喔。要是出來,一輩子不給你飯吃!」
簡短説完,椎葉又衝到玄關。深呼吸之後,一臉若無其事的把門打開。
「不好意思。因為在換衣服,讓你久等了。」
「不,這麼晩還來是我不好。可以打擾一下嗎?」
「請、請進。」
椎葉笑容僵硬的招呼篠塚進到屋内。篠塚在桌前坐下後,喃喃的説了聲「啊啦。」
「有誰來過嗎?」
宗近喝過的咖啡杯還放在桌上。
因為連托盤都有,硬説是自己喝的也未免太牽強。椎葉立刻回了句「對啊。」
「是友人,剛才回去了。」
篠塚沒有起疑心的點了點頭,然後從帶來的紙袋中拿出了一個小包。
「那是?」
「福井的羽二重餅。去那邊出差時,在車站的小賣店看見這個,
想起以前由佳里和你很常吃,越想越懷念,忍不住就買回來了。」

羽二重餅是由佳里愛吃的東西。也許是因為經常陪由佳里一起吃,連不是很愛甜食的椎葉也能接受。


「讓你特地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椎葉高興著篠塚的關心,但更擔心推進衣裡的宗近,因此有點心不在焉。

「我去泡茶,請等──

正要離開位子時,衣裡碰地發出聲響。椎葉著實嚇了一大跳,整個人瞬間凍結。

「好像有什麼聲音?」

篠塚的視線看向衣

「啊、不、那個。剛、剛才弄得亂七八糟,情急之下把衣服亂塞,所以可能是什麼東西掉下來了……

「這樣啊。」

雖然是一如往常的温柔笑容,卻在眼神交會時,讓椎葉的背脊莫名竄起一股惡寒。

「不用泡茶了,我要回去了。」

「可、可是。

「不必在意。等我回去,你就可以好好整理衣裡的東西了。」

篠塚起身後,像是聞到香味似的緩緩吸氣。

──嬌蘭的瞬間?

直接了當的指出讓椎葉吃了一驚。宗近使用的香水確實是嬌蘭的瞬間。

「你應該沒有噴香水的習慣……是來過的友人留下的餘香嗎?」

……是、是啊。」

真想一頭撞死算了,椎葉微微的點頭。

「這香水名稱叫什麼,您知道得非常清楚呢。」

「以前收過的生日禮物中有嬌蘭的鬍後修護水。因為不太喜歡它的香味,所以幾乎沒在使用……

不過,會噴上大量香水留下如此濃厚餘香的男人,可以説沒什麼品味,實在不喜歡吶。」

篠塚不知為何看向衣,微笑著繼續講下去,好像早就知道有誰在那裡似的。

「哎呀,失禮了。我並不是有意要説你朋友的壞話,抱歉喔。」

「不、不會……

氣氛很冷,從篠塚身上明顯飄來一股零下一百度的寒氣。

「那麼,我走了。不用送了,改天再一起吃飯吧。」

留下已經石化的椎葉,篠塚便回去了。

此時衣裡又發出聲響,這次是像要傳達忿怒似的巨響。

宗近一定是聽見剛才篠塚的話中帶刺了。

硬是被推進衣,最後還受到篠塚嘲諷,宗近應該已經火冒三丈。

討厭,真不想面對宗近。

心情好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個不好應付的男人,更何況是氣到發狂的状態,椎葉肯定難以控制。

乾脆釘上釘子把他關在裡面好了……

一邊認真的這麼想一邊看著衣,椎葉將門「嘰」地稍微打開了一點。

從縫隙往内窺視,只見到宗近面露兇光的可怕眼神。

……説我沒品味?」

彷彿聽見來自地獄底層的低沉聲音。

「不、不是我説的……!」

臉色蒼白的椎葉不斷往後退。你的香水才是罪魁禍首,雖然那樣想,但是不敢説出口。

椎葉現在的心境,簡直就像是即將被怪物襲擊的恐怖片女主角。

※      END

 

PR
Add a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lor
comment
pass
Comment:
カレンタ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Author:KR

■大好きな声優さん
→神谷浩史さん
→中村悠一さん
→DG5
→STA☆MEN(+ZAI)
■好きな作家・音楽・もの
→淵井鏑先生
・咎狗の血
・ラメント
→英田サキ先生
・「エス」シリーズ
・「デッドロック」シリーズ
→ZIZZ
・磯江俊道さん
→BL、JUNE系
→小説、アニメ、ゲーム
■今見てるアニメは
→マクロスF
→BLASSREITER
→夏目友人帳
→モノクロームファクター
→絶対可憐チルドレン

MSN:mmkristy★hotmail.com
↑★を@に変えて下さい。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